Friday, December 22, 2017

晚餐






晚餐買了一家異國料理,可能是什麼土耳其烤肉捲的,在夜市邊走邊吃完它。味道不特別、量有點少、80塊來說吃不飽。難怪不常看到有人在買。

想著老闆用簡單的中文跟我確認牛肉不要辣,想著他每天下午還是會起來炒一盤牛、一盤羊,但這註定會是一番失敗的事業。某個入不敷出的當下他會承認,決定把攤車賣掉,另起爐灶,換個攢錢的管道存錢到他在臺灣的五十七歲。但我想在這段期間他都不會意識到:牛肉不夠好吃。

前天在中崙美食街吃到90塊很稀的咖哩飯,沒吃完端回去的時候我說我胃口小。老闆娘說可惜,我們用的是很好的池上米、有機的高麗菜啊。但是咖哩很難吃啊,我無法真切的這麼說。

吃到欠佳的食物總是讓我感到稀微,不知道是客人、老闆還是食材被給辜負了。許多時候人們都做不好事,因為沒有人天生就要擅長做什麼事,我是這麼想的。

不過如果能有幾個當下你決定要真心面對一件事情,就說一碗飯,你每天固定要燒的一道菜(對食物的熱情難道不就是最直指生活熱情的嗎),那應該會是一份真誠的好味道呀。

如果每個做食物的都願意把食物做好吃,那世界的幸福度應該可以來個超級大邁進。

Saturday, November 4, 2017

總替未來的自己感到難為情但還是想記錄一下好的時候


像是在過了這麼久之後的某一天,我才發現已經過了午夜我卻一點也不急。啊糊裡糊塗的就安全起來了。

終於開始真正讓時間去成為它自己,想東西啊、寫啊畫圖啊什麼的,以及熱衷地打掃丟垃圾通水管,掛上新的熊寶貝,房間頭香到房間尾。

那麼寧靜芬芳還很開心,一邊等著確信會寄達的一封吵鬧的信。那麼自在的有所期待的話,好像也很接近幸福的感覺了。

Saturday, February 4, 2017

站在冬天的馬路邊


路邊有兩隻黑白狗在聞對方屁股。

我都忘記狗會聞對方屁股了。

黑狗個頭比較大,每次牠低頭下去聞白狗,白狗就會驚跳起來、落地站好,僵硬地看對方。黑狗又聞,白狗又跳。牠們就這樣在路邊跳了快一分鐘,超級白癡。沒一個想要離開或是換別件事做。

看起來好像有什麼要發生,結果那個持續的前戲就是事件本身,也是流動的平衡。這就是新平衡new balance吧。

白狗看起來像素顏出門被記者拍到,有點頹喪卻相對瀟灑的西莎。

Sunday, January 8, 2017

中二病


一年的時間夠你達成一次角色輪迴。事實證明許多東西是需要靠外力勉強去做到的,沒有水到能渠成,只有自己去安排可以發生的意外。但萬事安排俱足,久了也許會乏味荒蕪。再想辦法。



然後要有信心!

Saturday, December 31, 2016

Till December 2016






藍色騷年



抽菸是為了上癮嗎?之前這樣問過人。

喝酒是為了要醉嗎,這個我就可以說對啊。除去一些獨到的藥效,真要選舒服好喝我會去買奶茶。

上癮是因為爽,那爽一定會等於上癮嗎。

不要抽菸。很多人都會跟你說不要抽菸。有趣的是問下去,他們都會說對身體不好啊,但其實很難相信誰真擔心你的健康,誰那麼閒,管你要不要天天吃麥當勞。他們叫你不要的,是這個動作給的形象。可如果你已經是這樣子或那樣子了,標籤化、有如衣著的一個習慣,影響的似乎也就是那樣的層面。可以決定穿起來或放下。

我的話,覺得光是聽有抽菸的人對你說「不要抽菸啦」就值得抽菸這件事了(真的很有趣)。

Tuesday, December 20, 2016

22


他們看起來很好,我發現比自己實踐某些價值的可能,我還是更希望別人是那理想的存在。

而你們不能那樣地長大嗎,不能那樣地去成為我一直嚮往的樣子嗎。如同我小時候總相信食品是由它們外包裝上的那美好堅果牛奶可可櫻花製作出來,到現在我還是想以為一些事情能像大家口中所說的那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