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31, 2013

色盲



現在十九又四個月。

阿,看看上次打的文章。旁觀自己講話真是囉嗦。

只是感傷
感傷一些自己放下的東西,別人放下的東西,和我幻想別人可能放下的東西。

我想起一些事,想到我用FB篇幅無法表達的東西
兩三句吼叫無法呈現的漫長意義不明
連續的情緒跟
那些被認真敘述完一次的自己。

所以只是想碎念一下,不用想幾個讚的那種
講你聽不懂的話你也可以去吃屎的那種
噢 一到晚上人就很容易淺淺的難過
這種時候會很希望完整的、完全攤平的滔滔不絕
(比起對誰更像對自己)
最好是像這樣
(我還可以任何人都幻想一下)

所以(我前一段開頭不正是要講這個嗎我又講到哪裡去了)
來重操舊業,當寫啥日記吧。

淨身方式之一是畫圖
晚上畫畫總是會得到紓解,在圖旁邊總也是一堆字
我喜歡字。
圖跟字,字跟圖,亞當跟夏娃,土地公媽祖。
想來睡前再有機會可以一解碎念慾望也是給心脾功德一件。

......本來還以為過許多年要重新執筆有點難,但立馬回來了我那油嘴滑舌 =_=


有自信沒自信,都是一天一天跳的
我說的總是不準,這樣很該死
為什麼不能成為自己的貨幣呢?
我的價值每天隨著來來去去的溫柔和惡劣通膨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