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17, 2013


我最喜歡早上洗完臉,雙手潑掉泡泡之後;離鏡子很近,在近視六百度和散光兩百五的能耐內看自己的臉。

是一天最白的時候,一點蒼白,滴水的額頭,濕濕亮亮的皮膚上有因臉毛的細小水珠。瞪著自己而睜大的眼睛,如果昨天很累眼角就會有點泛紅。

那時候最漂亮。

是每天跟自己的元神道早安的一刻。好像不管會是疲憊或精神的一天我已經有了個清醒的開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