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27, 2013

白天


文意的底片,在十二月剛開始的時候我們交換禮物,畫跟鉛筆盒。

手指頭前端硬硬紅紅的。我搓著思索,要是現在用堅硬手掌往別人的溫熱腹肚摸一掌冰,似乎真的會把對方的精氣神打出一個大洞虛到明年冬天。

每天都是九點十點走回家。然昨天借住趕趕呆呆家一宿,早八過後我從學校走回自強路,站在馬路對面才看到麗景那裡的庭園長了好高一片芒草,像森林一樣。
真是太漂亮了,雖然明明不是沒看過的東西,但是我覺這是今年冬天送我的第一個禮物。

我快被強風和房間低溫給宰透了,還有分期付款的綿綿細雨。很想說,我覺得這樣的溫度已經完全達到冬天的意思了,可以停止了嗎,但是不知道跟誰說才會有用。怎麼可能有用呢,我只能在側身進入被裡的時候向室友哀叫那棉被有多冰,冷血的要我迅速代謝體內的所有能量給它,才會考慮留住它們與我溫存的機會。



最近在看道濟群生錄,能夠用章回小說的方式講話真是太白痴了,我也要練,但要盡量別變成文謅謅皺皺軸軸葛萊葛去的那種。

張萬康很酷,但是好像也挺那個的。為何我剛要開始崇拜的人們都會有自大的一面咧,害我無法太崇拜下去,自大跟才華一定要並列嗎so upset。又痞又謙卑,應該還是有的。

4 comments:

  1. Replies
    1. 很漂亮吼底片 我送她一個木頭裝的鉛筆盒

      Delete
  2. Replies
    1. 不清楚耶,她在市集買的底片相機
      是很輕,傻瓜的那種,但有自動對焦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