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5, 2013

Lonely Jack












今年九月完成的。只是想到可以放一下。

當初想到結局是我兩手一拍的那種玩笑口氣,
還跟旁邊的人說「我知道了,最後以為只剩下他了──還是沒被選上,哈哈!」一種悲慘喜劇意味。結果畫起來,嗯,好像不能像傑克那麼嘿嘿揮揮手就帶過他的哀傷了。

把皮給撥掉其實是種蠻噁心的橋段。
下次不要再是洋名了。
那個小女孩實在長得不討喜。
我太多話了一個好作者不該說得太多。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