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5, 2014

你左手的左手


很在乎真實,很過敏像是造假的東西。
「那很無聊耶」嗯我指的不是那種義正詞嚴的超實用存在;是至少有一個人需要的東西。

比如說汽車旅館的希臘柱子
這個到底要給誰看呢,客人不會覺得在國外,老闆也不會覺得。它為什麼必須得在那裡呀。
比如說
你不這樣想我也不這樣想,我們卻得去做那件事
你知道我不會相信的,你自己也不會相信的
常常好像在做偽證喔。

但是常常我懷疑的東西卻讓很多人快樂,可能我真的缺進入那個狀況的福份吧。
(如果你說的,跟我想的剛好一樣,這種時刻會有種接觸地面的感覺。我喜歡跟家人朋友待在一起時那種持續踩在地上的感覺。)

「人設計出一個制度,但人不是為那個制度設計的,所以出現荒謬。」一直在腦內迴響。
(最近真想多讀點書,拔出些慧根,但是期末怎麼有點忙啊)


「乖,你是好孩子,」看到千尋這樣說把丸子塞到昏迷白龍嘴裡覺得好感動喔。

不顧一切的,報恩的,因為所以對你好的,照顧人的,你是好孩子的,愛的。類似這樣的情感總是讓我好感動。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