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14, 2014

恐怖片


先畫了眼鏡之後,就想讓透過鏡片望出去是個詭譎。她看起來像是剛出土(?)。
左邊的鏡片裡應該要有個什麼,所以讓它看起來似乎有什麼。最近喜歡上那種看似,卻又不是的顏色;小小的色相偏移或接近全黑的彩色,讓人(我)在螢幕前左右移動想看出是為何物。



怪咖很強,因為是怪咖所以很強。
算算我頂多四分之一怪,且與其過譽為怪,不如說是一種對生活常識的偏移爾爾。所以望塵莫及。
大學後的生活圈、現實或網路,都有怪人。我認為真正的怪人是不會意識到自己的奇異的,不會去定義它的好壞,或彰或貶,該說通常外表都看不出來。

怪人分自卑和驕傲的,而後者沒什麼好sad,他們已經擁有完整的自己、完整的世界了。葛奴乙的嗅覺帝國。有比這更讓人羨慕的嗎?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