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1, 2014

夢境528


右手很痛,腫腫的。這種現象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之前L就說妳這裡有東西,要幫妳拿掉。我當他在開玩笑大喊不要啦。後來有一天真的又腫了起來很痛很痛,L說,妳這裡真的有東西,妳以後不要再去那些地方了。

「妳可以通靈……?」她草率的點頭,抓住我右臂,拿根針刺破那個腫脹,濃濃的血流了出來。我很怕。「不要動它,讓它慢慢流出來。」她說。

和我媽去看醫生,醫生是個帥帥的年輕痞子。「妳今年三十多少?」我臉僵掉。「……我今年剛滿二十歲。」他點開電腦,「二十歲就別再看那些浪費生命的東西啦。」他給我看螢幕上幾部漫畫的封面,我認出其中一個是獵人。媽問那他推薦哪幾部?醫生點開一篇說,這是我喜歡的分鏡。

(其實也是日系的,我心想。)

他推一張問卷叫我填完,然後就趴下去睡了。剩下的題目都是些喜歡的電視節目/挑食什麼等等,似乎不必要填的問題,我和媽面面相覷。

醫生突然抓了針筒注射我右手,一陣涼涼的麻,「小心點我怕痛……」然他一臉漠然拉出我手臂洞中的電池座(小學做燈泡實驗的那種電池座)(不太痛)。接著拿出針線,直接縫了起來。我閉眼不敢看。左手同樣的位置也刺痛著,我猜是某種共感;結果睜眼一看發現我媽也把我左手縫好了。醫生和媽媽縫的還是有點差異,醫生縫的比較乾淨俐落一點。

聽櫃臺小姐說醫生也有寫過幾本武俠小說。

(我討厭這樣的東西,像粉瘤一樣塞著,一直重複挖開我的肉好可怕。此病一直復發,已經開過好幾次刀,離開醫院時我想起來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