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21, 2014

阿左


把圖用photoshop弄了半小時,最後還是喜歡素顏的版本。

「我不喜歡女生化妝。」(我喜歡不化妝就漂亮的女生。)

演唱:蓓蕾我一見你就笑你那翩翩風采太美妙跟你在一起永遠沒煩惱我一見你就笑你那談吐舉止使人迷繞跟你在一起永遠樂逍遙

這個歌很嗨!

常常很晚的時候我的心情就會自動變得很度濫,受不了這個受不了那個最後結論是我受不了我自己。我在腦子裡講的話讓我覺得很吵。所以就會聽歌把它蓋掉。

在高雄家裡,上車時,我是用爬的。幾乎每次,我開車門後雙手雙腳爬進車。我妹問我為什麼要這樣,好像也沒為什麼,我自己也才發現在外面搭計程車時我不會這樣做。身體本能的對童年的某種狀態保存。

我已經要進入20歲了,感覺很怪,因為我不是。沒有什麼 啊我不要長大我要去夢幻島~的想法,但想到還是有點猶豫。我能不能裝瘋賣傻到五十歲還不會被起訴呢?其實我更不知道屆滿某個年齡時,我會以維持我一直的作風而感到快樂,還是會因為處於真實年齡的局外而感到難受?
人到底會因為不夠特殊還是不夠平庸而感到煩躁?

我也快受不了我的博君一笑了(新注音:柏鈞一笑。柏鈞誰?)偶爾我開口才講完一句笑話我就想噢真是夠了閉嘴吧,這樣真的有點糟糕,簡直要去看精神科。





突然想起以前有個很不熟的網友發文:用一句話講人生是什麼?我在下面回他「矛盾集大成」。沒什麼用處的答案,但他還是有按我讚。印象比較深刻的是有天我發現他不見了,facebook上以前的回應也都消失了。即使根本不熟但我還是有點難過,他鎖頭貼而只能看到小小的臉總讓我覺得神秘,而現在關掉一個帳號好像死了一個人甚至不曾存在一樣。

2 comments:

  1. 下一屆的學弟有個叫昌柏鈞。
    同學說是好日系的叫法「昌柏君~」

    ReplyDelete
    Replies
    1. 你好塵君。我是木木豆子(發音為紫)。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