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3, 2014

訓誡自己


這種是良性的懊惱和羞恥心。良性和惡性的判別在它是否讓你往好的方向發展。至少我當時寫下的時候是理智清醒,雖然一樣無所適從。

隨著天氣又變冷,我變得非常低能。或許在某個昏沉的凌晨隨精神的傾斜一顫,大腦撞到床頭板,那昏沉攪擾的昏沉腦漿、昏沉到我沒發覺任何異狀。某些神經細胞已產生錯位。最近連句話都無法好好講,名詞頻頻被其他經過的思緒撞掉,連詞難以銜接,哈-哈-呼-呼-阿-唷-嗎-都沒對到拍子上,朝氣更是油浮於水,無法適當融入任何一句話。

沒差啦,沒差嗎,才怪。如果連在腦袋裡形成思緒都有困難了,根本就沒辦法相信自己還在世吧。希望不要因為這種白癡事失去自我啊。才不要這種高深莫測啦。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