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7, 2015

腹痛


很久以前我是有目的性的在做這件事,然而現在我忘得差不多了。
這是計劃裡的一個悲劇;若不了解出發點目的地也不再具有意義。

我討厭後面有空間;我擔心任何被窺伺的可能性。我會一輩子貼著牆走路。
就這麼貼著每一面牆來到這座公園。
每天早上我會來這裡做早操。陽光的曝曬讓我保持清醒,燙傷我的腹內,到了晚上便不怕冷。

想起了其中一個原因,你的腳很臭。

要吃嗎?好。要一起看嗎?好。你,你要不要坐過來一點?好。你啊……

我明白到你從來不曾想念我。

我告訴自己,這些獨自度過的日子是真實存在,不會取消,不是粉塵……

晚上的地板又硬又冷。
每天早上我會來這裡做早操。陽光提醒我還活著,還沒有死,而我們一起經歷的那些是真實存在過。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