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16, 2015

November to December 2015








「發生什麼事?」
「沒有發生什麼事;誕生和滅頂都是在我腦裡。」



每個特別的夜晚回到一如往常的早晨。



三月十號最囉嗦的自私敬酒

致遲緩、無聊和發呆
睡在一起的疲倦和美好
致每天都在重新確定自己是什麼樣的人的人
致消極
致樂觀



睡醒之後獲得重整的能力
吃東西、撥電話、申請保險
假裝對方已經死掉

情緒是綜合的,摔車和看流星的衝動是一組
傻子和他們的蛋餅
「有夠蠢,」可是我笑得很開心
冷和想辦法變不冷是同一件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