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26, 2016

多莉過生活



多莉有她自己的問題,多莉才沒時間管別人的死活。

她向朋友撒謊了。朋友是敏感易怒的人,小小的差池會讓她痛得在耳邊大叫,整個車站都聽得到。他怎麼可以這樣對你,或是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她是暈暈的,耳朵畢竟是影響平衡感的器官。突然想不起某晚半夢半醒時,曾想到一些曼妙偉大的詞句,關於把憤怒醃漬在她的錯誤裡,一潭深水,她希望朋友在裡面。本來以為殘忍是愉悅的,辜負人一次才明白,原來殘忍的感覺就是沒有感覺。殘忍的人們沒有去哪裡,就只是走掉了。她直接大步離開,把所有行李和猙獰的表情都留給她。



多莉早起看書,看TLC三十分鐘做好菜。她在頂好買的菜都跟傑米.奧利佛不一樣。

她也開始慢跑,因為她本來就跑不快。小六生假日在操場玩鬼抓人常超她的車,尖叫聲總讓她忘記原本在想的事。十圈之後她站在同一條起跑線,發現自己哪裡也沒去。

多莉有她自己的問題,她常常在想。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