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6, 2016

Dress Up in You


在他下定決心的時候,整件事已然成立。

她用貓式趴在床上,閉眼皺眉等待感覺過去。
腸子裡面有運動會,拔河籃球或游泳,總之是非常緊繃的賽事。

「妳都沒有在吃菜。」
「但是我就是吃了太多番薯才脹氣的,上禮拜我買了一袋,特價的包裝只能買一袋。一袋有好幾顆我一直吃到快吐了。」

輸家朝贏家揮手,贏家是不敢抬頭迎接的。他覺得自己做錯了,但裝沒看到又太傲慢,他最不願意的就是任何形式的誤會;他舉起手潦草的搖了一下。


某甲想去的地方很多。孤獨從來都不是問題,她是最從容的漫遊者,有關係的始終只有自己和環境。她說著美國的派對,歐洲的食物,比利時薯條會炸兩次然後沾花生醬吃。

某乙總是在聽,他是接收者,大部分時間都是她講他聽,但總仍是一組夥伴。

「之後我要買些葉菜類,黃黃綠綠那種長在地上的東西。你到英國也可以自己煮,那邊外食很貴,自己煮省錢。」

省什麼錢,他才沒有需要。翻身面朝天花板,枕頭被胡亂壓在腰下。她看著天花板上的水漬想著接下來我要去哪裡呢?如果我能成為任何人,到哪裡去都行。真希望現在再來一波絞痛,身體折騰時我就不用思考了。

可以開始找工作,玩樂的時間已經拖太長,現實終究緩緩走來,輕輕地溫柔地將妳口鼻覆蓋;再有多麼無知都是以前的事。父母沒有說話,看她眼神卻像刀子,他們從來都知道自己的眼神是什麼樣。

今年之後有明年,時間後面接的還是時間,可是層層加總後、拖曳著妳的腳步跟不上這些。金錢和夢想和年歲是最老套的勒索,人質不知道是誰的,死了也沒有聲音。

某乙淡淡的說,我會寄東西給妳,妳要什麼都記得跟我說,一年非常快,妳還沒發現我就回來了。好的好的,快點回來,要功成名就的。


某甲在雨天出門,踩進水窪滑倒,撞到頭死了。一個小時之後雨停了。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