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17, 2016

死小孩


夢裡我非常困倦,卻必須趕路騎車到某個傻地方。

洶湧的馬路上好幾次差點滑出去、摔翻、相撞,我卻無法給好好嚇醒,總迷濛地在出事前一刻煞車。

我在想,自己勢必得重重受傷才可以神智清明,然後好好騎車,以免出事(儘管已經出事,而理由是讓我安全)。

是否要設法讓自己夾進那巨大的危險,我無力半睜的雙眼卻不斷有畫面⋯⋯。

早上九點走到我的車旁,磨磨蹭蹭準備上班。睡了十一小時之後格外的清醒。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