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18, 2016

答應自己的事還是做到比較好


晚上看完了大智若魚,我大哭一陣。

對於那些是或不是、可以或不可以、好或壞。有些超出好或壞,就只是掛在那裡的事情,我想描繪、敘述的就是那樣的東西。

文意說過畫畫對她來說,是那些她拋棄的事物,我後來也開始想畫圖對我來說是什麼。大約是一種彌補,把零碎的形狀描成完整、掛起。讓他們就只是在那,然後說不必道歉,不必為了妳是這樣,人是那樣,事情的是或不是感到抱歉。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