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4, 2017

站在冬天的馬路邊


路邊有兩隻黑白狗在聞對方屁股。

我都忘記狗會聞對方屁股了。

黑狗個頭比較大,每次牠低頭下去聞白狗,白狗就會驚跳起來、落地站好,僵硬地看對方。黑狗又聞,白狗又跳。牠們就這樣在路邊跳了快一分鐘,超級白癡。沒一個想要離開或是換別件事做。

看起來好像有什麼要發生,結果那個持續的前戲就是事件本身,也是流動的平衡。這就是新平衡new balance吧。

白狗看起來像素顏出門被記者拍到,有點頹喪卻相對瀟灑的西莎。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