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22, 2017

晚餐






晚餐買了一家異國料理,可能是什麼土耳其烤肉捲的,在夜市邊走邊吃完它。味道不特別、量有點少、80塊來說吃不飽。難怪不常看到有人在買。

想著老闆用簡單的中文跟我確認牛肉不要辣,想著他每天下午還是會起來炒一盤牛、一盤羊,但這註定會是一番失敗的事業。某個入不敷出的當下他會承認,決定把攤車賣掉,另起爐灶,換個攢錢的管道存錢到他在臺灣的五十七歲。但我想在這段期間他都不會意識到:牛肉不夠好吃。

前天在中崙美食街吃到90塊很稀的咖哩飯,沒吃完端回去的時候我說我胃口小。老闆娘說可惜,我們用的是很好的池上米、有機的高麗菜啊。但是咖哩很難吃啊,我無法真切的這麼說。

吃到欠佳的食物總是讓我感到稀微,不知道是客人、老闆還是食材被給辜負了。許多時候人們都做不好事,因為沒有人天生就要擅長做什麼事,我是這麼想的。

不過如果能有幾個當下你決定要真心面對一件事情,就說一碗飯,你每天固定要燒的一道菜(對食物的熱情難道不就是最直指生活熱情的嗎),那應該會是一份真誠的好味道呀。

如果每個做食物的都願意把食物做好吃,那世界的幸福度應該可以來個超級大邁進。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